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和岩 > 那一次,我吓到了自己

那一次,我吓到了自己

外地女孩弯弯在北京望京和颐酒店遇袭事件,触发许多年轻女性的恐慌。朋友圈,永远住着经济连锁酒店的女记者,纷纷借此浇“在路上”的块垒。我也想起了12年前我还在中国商报时的一次采访经历。

2004年初春,我去广东采访,整整一个月,做完广州采深圳,发了三篇稿子后,又赴高州采访。那时的网络没有今天这么发达,我以为从深圳到高州,跟到东莞、佛山、广州的距离差不多,最多三个多小时,结果大巴整整走了七个多小时。

第二天下午,我坐着采访对象的摩托车,前往高州水库之畔的绿水山庄,那里有他上当投资的庄园。离开城区,驶入乡村,满目碧绿,一串串青香蕉沉甸甸地挂满树。我自幼生长在甘肃,第一次见香蕉树,东瞅瞅西望望,颇感新鲜。

摩托车进山后,起初还见果农劳作的身影,来往的车辆,慢慢地车人渐无,但见青山丛林,蓝天白云。我问采访对象还有多远,他说快了快了。

这个采访对象是我从深圳去高州的途中,别人电话介绍的。而那个别人,也是他人介绍的,他们都是1990年代广东化州、高州庄园经济热中上当受骗的投资者。我们仅仅通过一两次电话,不认识也没见过。

此前,我跟家人和单位只说是去高州采访,见什么人,他们并不知道。而山里信号不好,打不了电话。坐在摩托车后,我开始胡思乱想,为什么还没到?如果这人是坏人怎么办?家人朋友都不知道我的行踪,一旦出事找都没法找。

摩托车沿山路而上,群山连绵,寂无人声。我开始后悔,后悔没联系下家人,后悔没跟单位讲我的行程安排,后悔没有问朋友的朋友的采访对象,此人是否可靠……我不断地催问何时到,回答我的依旧是快了,快了。

车终于到达山顶,看见高州水库和他的庄园。庄园在山中,也在水中,山中有水,水中有山,青山、蓝天、白云,倒影水中,春风佛过,一池碧波粼粼,恍若瑶池仙境。

见过庄园,我有点安心。他说要去他的工棚看看,就在山窝里,不远。我想,反正来了,就去吧。

摩托车向山窝里行驶,刚刚安定的心又开始忐忑。此时,天色已不早,日头也开始西沉,我一边担心又一边宽慰自己:刚在山顶交谈中得知他早年曾在北海舰队服役,80年代的军人应该坏不到那里去吧?!

走到半山,他指着山洼中的一处小房子说,那就是他的工棚。尽管他说工棚里还有工人,但我借口腿疼,死活不去,让他自个儿去看,我自己宁肯坐在山路边等。当晚七点多,摩托车驶入灯火通明的城里,我悬着的心才彻底放下。

这么多年,我就跟一个人说过自己的恐惧,那是报社的一位老前辈。他对我说,采访可以不做,人身安全第一。

我生性为人胆小做事胆大。在我看来,记者这个职业的风险并没有外人想象的那么危险。做记者17年,像这样事后也会后怕的采访经历很少。当然,这次主要是自己吓自己。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