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和岩 > 文章归档 > 2018年五月
2018年05月28日 08:21

我的父亲(三)

我的父亲(三)

父亲一生有两段婚姻。遇到母亲前,父亲结过一次婚。对父亲的第一次婚姻,我几无所知。

很久以前,母亲曾说,我属鸡,你爸属狗,狗和鸡不搁,我和你爸这半辈子就是鸡飞狗上墙。父母其实极少吵架,他......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27日 07:26

我的父亲(二)

我的父亲(二)

我约略知道,国立天水师范毕业后,父亲在临近的康县一所学校有过几年短暂的教师生涯。关于这段时光,父亲生前从未向我说过——他很少向我们讲述自己的过去。只是后来我听母亲说,病榻上的父亲对母亲回顾自己苦难的一生,曾说起康县任教时,生活异常艰难,他是训导主任,可学校常常发不了工资,连理发钱都没有,还是奶奶卖了家里的棉花,稍钱给他才理了发。康县气候潮湿,父亲一度身上长满疥疮,迁延不愈,备受折磨。

从康县任教到1948年,父亲的这段时光,对我而言完全空白,我只知道父亲后来离开了康县,之后,是回家......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26日 11:01

我的父亲(一)

我的父亲(一)

写在前面的话

又到戊戌年。如果父亲活着,今年该是96岁的耄耋老人。父亲是我一直很想写又怕写的人。

记得1995年夏秋,那时父亲刚过世,母亲要我写篇祭父文。我一口答应,以为不是件难事,孰知,几度提笔,几番搁置,或不满意或无从下手。与父亲永别的23年里,这件事始终搁在心底,偶然想起,心就缺一块。父亲活着时,我对他,有爱与畏惧,隔膜与理解;父亲故去后,他对我,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