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3年04月09日 13:38

律师被拘事件引法律实务界争议

律师们找政法委等行为被指是不尊重法律迷信权力的表现,学者和律师则指出这是多年维稳政治后的反弹

王全璋律师4月6日已经获释,但由此引发的风波并未平息,随着一些庭审情况的披露,在法律实务界,尤其是法官与律师间的争议日趋激烈。

4月7日,在中国政法大学举办的“刑辩律师与法庭秩序”研讨会上,王全璋介绍当时庭审情况时说,他有几次打断审判长和公诉人的问话,也没有否认“云录音”和对一份材料拍照。但他认为,这些行为应该属于违法法庭纪律,不属于扰乱法庭秩序。因为庭审一直顺利进行,直至休庭。

他说,拘留前审判长并对他没有进行过《刑诉法》规定的训诫、......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7日 22:06

法国之行二:Jacky•Durand先生

法国之行二:Jacky•Durand先生

Jacky·Durand先生在法国著名的《解放报》担任深度调查部副总编,是给我们做讲座、交流时间最长的法国同行。

Jacky·Durand身形并不高大,在法国男人中属中等身材,大眼,圆脸,络腮胡,看上去很憨厚。

也许全世界的记者大都喜欢自由无拘束,反映在着装上,Jacky·Durand与我们在地铁或街上碰见的一些衣着严禁、讲究的法国男人不同,四天的授课中,他始终都穿休闲服,态度温和风趣,令人容易接近。

49岁的Jacky·Durand,大学专业是文学。Jacky·Durand说,好笑的是中学时他一直是理工科好,文科差。大学毕业后,Jacky·Durand进入法国的一家新闻高等学校学习新闻专......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3日 23:59

法国之行一:里尔新闻高等学校

法国之行一:里尔新闻高等学校

12月9日,应法国外交部邀请,我和四名中国同行启程前往法国,接受里尔高等新闻学校为期8天的调查报道培训。

里尔,位于法国北部,诺尔·加莱大区首府。里尔市及其所在大区是法国重要的工业区之一。里尔高等学新闻是一所私立大学,创建于1924年,学费每年3900欧元。

里尔高等新闻学校是里尔大学(l’Université Lille Nord de France)的成员,是法国最早能颁发委员会所承认的记者证的学校。

我们这次的培训地点并不在里尔,而是在巴黎老城区的一栋小楼上。

看惯了国内硕大、豪华的培训地点,很难想象这栋小楼就是里尔高等新闻学校设在巴黎的培训分支机构。我们的......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17日 10:10

9月16日北京游行见闻


       下午四点东三环的亮马桥附近,随处可见警察和身着黑色T恤的朝阳保安,一排排或横在马路中间,或站在马路两边。通往日本使馆的亮马桥东街实行交通管制,但并不限制行人。除了警察和保安,还有许多肩带红袖标的坐在马路牙子上,袖标上书“岳各庄”等。 他们身边,码着一箱箱农夫山泉。

通往日本使馆的马路中间空荡荡,警戒线两边挤满了围观的人群。向东走,隐约传来一阵国歌声。与我们同行的三五个身穿黑T恤左、胸印着国旗的小青年,20多岁,一脸兴奋,手里拿着大大小小的红旗。他们自称是一家小公司的职员,自愿来游行。问其是否向公安部门申请,只说跟同事一起来的。

......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06日 14:34

陪护杂记

这篇杂记雏形我曾在微博上以连载的方式发表。期间,不断有医学专业背景的网友或同行指出了我某些专业问题上的认识偏差。合并此篇博文时,将网友的意见一并收纳,纠正错误,并谢之。

我自幼体弱,常年跑医院;77岁舅舅是有着50年临床经验的儿科医生;家父生前亦对医药领域兴趣颇浓;常年的求医问药,家人耳濡目染,我对这个行业,对医生有着几分亲近与理解。此番,年已八旬的家母动手术,我衣不解带地陪护了十几天,所见所闻,五味杂陈,特记之。

(一)医护

这是所闻名全国的综合性医院,在它高大的外科大楼里,来自全国各地的患者占满了它的病房,其中以东北、山西、内蒙的......

阅读全文>>
2012年04月06日 16:21

生病的幸福感

如果我说,生病是有幸福感的,不知有多少人心有戚戚焉。但我曾真真切切地体会到它的幸福感。

从小到大,身体一直不太好。常听妈妈对我说:“没有一个好的身体,啥事都干不成。”小时候,我不理解。每每生病,反而都有一点幸福感。

那时,父母工资微薄,除了养活我们兄妹六个,还要赡养年迈的外婆,接济爷爷奶奶,生活很拮据。

人很奇怪,越没钱越馋。儿时,我常常不想吃饭想吃有味道的东西,比如哨子,一种炒熟的碎肉丁。面条里不放臊子,就不愿吃饭。平时,我闹着要臊子,妈妈会说:“臊子(哨子)让扑鸽(鸽子)带走了。”

但如果我病了,这个要求就会被满足。除了有好吃的,还能得到父母......

阅读全文>>
2012年04月03日 23:40

以前的温暖是否还回得来

“传统的民间中医,乃至40年前的赤脚医生,受到的医学训练很差,医疗事故也比比皆是,但是,没有今天如此恶劣的医患冲突。因为,医患之间的长期关系,本身就有一个信任关系,医生不会太坏,患者不会太过。”

这段话,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朱恒鹏在我们杂志《新世纪》周刊上撰写的“重建医患关系”里的。它勾起了我对医生、医院的诸多回忆。加之近来赴哈尔滨采访哈医大一院血案,颇多感触。忍不住在电脑前写下我在财新网的第一篇博文——“关于医生的记忆”。

对于医生,我有很多记忆,有儿时的,也有成人后的,有小地方的,也有大城市的。

小时候,我的很多小伙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