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和岩 > 法国之行二:Jacky•Durand先生

法国之行二:Jacky•Durand先生

Jacky·Durand先生在法国著名的《解放报》担任深度调查部副总编,是给我们做讲座、交流时间最长的法国同行。

Jacky·Durand身形并不高大,在法国男人中属中等身材,大眼,圆脸,络腮胡,看上去很憨厚。

也许全世界的记者大都喜欢自由无拘束,反映在着装上,Jacky·Durand与我们在地铁或街上碰见的一些衣着严禁、讲究的法国男人不同,四天的授课中,他始终都穿休闲服,态度温和风趣,令人容易接近。

49岁的Jacky·Durand,大学专业是文学。Jacky·Durand说,好笑的是中学时他一直是理工科好,文科差。大学毕业后,Jacky·Durand进入法国的一家新闻高等学校学习新闻专业。

四年的新闻学习结束后,Jacky·Durand进入一家介绍电视节目的刊物。他每天的工作就是介绍某个演员或歌手,他并不喜欢做娱记。

Jacky·Durand说,他毕业于1984年,正值法国新闻就业的市场不景气,岗位饱和之际,工作不好找。当时法国实行义务兵役制,每个进入工作岗位后的男生面临两种选择,要么当兵,要么在国外大使馆工作24个月。

其时,两伊战争烽火正酣。Jacky·Durand依然选择去战火纷飞的伊拉克。一开始,Jacky·Durand被分配到伊拉克的教育电视台。

旷日持久的两伊战争,让伊拉克所有的男生几乎都成了军人,Jacky·Durand所在的电视台几乎无事可做。

后来,Jacky·Durand被安排给伊拉克的外交官讲翻译课,同时也做些伊拉克考古学方面文章的翻译。

两年后,Jacky·Durand回到法国,进入《里昂进步报》。Jacky·Durand主要做国内政治和国际新闻。海湾战争爆发后,他成了该报报道海湾战争的不二人选。Jacky·Durand出没于各个战场,除了海湾地区,还去俄罗斯、亚美尼亚、阿塞拜疆等国家做战地报道。

1994年,在《里昂进步报》工作的同时,Jacky·Durand开始在法国著名的左翼报纸《解放报》兼职。

《解放报》是法国最年轻的全国性报纸,1973年由著名作家萨特创办。

Jacky·Durand说,在《解放报》之前,法国还曾有过一份“解放报”,但跟现在的《解放报》是两回事。

萨特聘请了很多年轻记者,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左派记者。当时,萨特秉持左派立场,坚持所有的记者和编辑同等收入。

创办之初的《解放报》,一度非常窘困,办公条件也很简陋,就像一个作坊。到了上世纪80年代,《解放报》成为了法国全国性的大报,其地位与知名度,与著名的《费加罗报》可相提并论。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解放报》主编及编辑记者同等薪酬的做法开始发生变化。随着《解放报》的发行量日益扩大,派驻世界各国的记者也越来越多,《解放报》步入了鼎盛辉煌的时期。

进入90年代,和其他法国全国性的报纸一样,《解放报》开始遭遇发展困难,尤其是随着网络的普及,《解放报》等纸媒体的发行量越来越小,为应对网络带来的冲击,各报业不得不创办自己到的网站,《解放报》的网站也应运而生。

Jacky·Durand加入《解放报》后,起先做头版编辑。尽管头版编辑在《解放报》内部很重要,也很有地位,但Jacky·Durand还是很怀念做战地记者的时光,仍想做一线报道。

在做了七年头版编辑之后,2001年Jacky·Durand还是回到老本行,成为《解放报》深度报道部门的一名记者。

当时《解放报》深度报道部门共有20名记者,负责公共卫生、教育、健康、司法和社会新闻,此外,还涉及军队司法案件,法国的社会发展状况,包括报道生活方式的变迁。

当时,Jacky·Durand主要负责警察和司法的案件,时任内政部部长是萨科齐,那时,Jacky·Durand开始熟识萨科齐,他也经常报道警察滥用公权力行为。

2005年法国大骚乱期间,很多法国年轻人对记者不满,认为记者都偏袒警察,对记者的采访多有抵触。

Jacky·Durand负责对巴黎近郊的一个骚乱地区的采访,此前,Jacky·Durand曾在该地某个教区采访过当地市民,曾获得了他们的信任,因而Jacky·Durand有关骚乱的采访进行得非常顺利。

Jacky·Durand说,记者到一个地方采访,获得当地人的信任最重要。他记者有次日本电视台记者开着越野车来采访,他周围的年轻人很不理解什么这些日本记者要来,好像法国正在发生战争,开始向日本记者和车扔石头。

之后几年,Jacky·Durand满世界跑。印尼、斯里兰卡大海啸,伦敦地铁的恐怖袭击,包括2003年萨达姆被捉等重大新闻事件,他都做了报道。Jacky·Durand说,“我每天上班时,背包中总是备着牙刷、肥皂等日常洗漱用品,为的是在新闻发生当天就能出发。”

Jacky·Durand认为,不断学习对一个记者很重要。他最初驻伊拉克时,一句伊拉克语都不会讲,两年后,已经基本掌握了简单的交流对话。在伊拉克找路、买东西等基本生活都没有问题,涉及到具体事件的采访还需要翻译,但Jacky·Durand能判断出翻译是否准确、全面地表达了他的意思。

Jacky·Durand说,在一个语言不通的国家做深度调查,观察每个人的行为非常重要。当我提出最重要的问题,我会认真观察对方的反应。每个细微的表情变化,对我来说都是重要的细节。

在伊拉克工作期间,Jacky·Durand发现他的翻译不喜欢干活,每当他提问时,翻译总是只做概括性的翻译。但司机人很不错,他提问时,发现司机会和他交流眼神,有时,乘翻译不在时,司机也会告诉向对方告诉他的全部意思。

Jacky·Durand了解到,他的司机曾是伊拉克萨达姆政权的前将军,在当地政坛人脉广泛。后来,司机成了他非常可靠的线人。

Jacky·Durand说,扎实的案头工作是开展调查报道的必要条件。

有次,Jacky·Durand做有关伊拉克因为国际石油禁运后经济状况的调查报道。

采访前,Jacky·Durand看了很多伊拉克石油方面的资料,了解到战前的石油产量。面对采访对象,Jacky·Durand提出了很关键的问题,采访获得突破性进展。他的报道戳穿了萨达姆政权关于石油禁运对当地企业影响巨大的谎言。

Jacky·Durand认为,良好的调查结果与线人保持密切的关系非常重要。必须是采访对象愿意披露自己的生活现状,记者也能够准确表达他的意图。采访对象愿意受访,是记者的幸运,但同时也蕴藏中巨大风险。

因为有的人会利用操纵记者,有些人或者有官方背景,或者是黑手党,或者有各种利益关系,他们利用记者。“我经常对记者讲:如果一个律师给你讲了五六个故事,希望你把它刊登在报纸上。那么一定要警惕——他来找我们很可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非辩护人的利益。

Jacky·Durand说他已经做了31年的记者,与采访对象成为朋友不到一个手掌。

Jacky·Durand现在虽然是《解放报》深度报道部的副总编辑。但“我还想回到一线做报道。”Jacky·Durand说。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