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和岩 > 律师被拘事件引法律实务界争议

律师被拘事件引法律实务界争议

律师们找政法委等行为被指是不尊重法律迷信权力的表现,学者和律师则指出这是多年维稳政治后的反弹

王全璋律师4月6日已经获释,但由此引发的风波并未平息,随着一些庭审情况的披露,在法律实务界,尤其是法官与律师间的争议日趋激烈。

4月7日,在中国政法大学举办的“刑辩律师与法庭秩序”研讨会上,王全璋介绍当时庭审情况时说,他有几次打断审判长和公诉人的问话,也没有否认“云录音”和对一份材料拍照。但他认为,这些行为应该属于违法法庭纪律,不属于扰乱法庭秩序。因为庭审一直顺利进行,直至休庭。

他说,拘留前审判长并对他没有进行过《刑诉法》规定的训诫、警告、乃至带离法庭这些前置程序。他承认,审判长曾经说“你怎么总打断我的问话?”

4月4日凌晨,靖江法院作出对王全璋律师司法十天的处罚;时隔两天后的凌晨,又匆匆放人。靖江法院这一虎头蛇尾的做法,在法官界引发不满。法官们认为,靖江法院之所以半夜放人,皆因律师界的压力所致,事件真相没有搞清楚就匆匆放人,靖江法院“糊里糊涂的抓,糊里糊涂的放”,法律成了儿戏。

而王全璋的前述说法部分印证了此前中新网报道引述靖江市法院的说法。而原本在法律实务界、尤其是法官与律师间的争议日趋激烈。网友“汉德法官”的微博说,在这一事件中,律师们的表现没有是非只有立场。在真相没有付出水面之前,就纷纷发言,占据道德高地。

此外,前去靖江声援的律师们到靖江去围观聚众、找靖江市委、靖江市政法委等行为,也遭到了法官们的诟病。他们认为作为法律人此举本身就是不尊重法律迷信权力的表现。

更有法官担心由此造成辩审对立,损害了原本就脆弱的法律共同体。

与法官们的激烈批评不同,法学家们对律师的行为似乎给予了更多理解和同情。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宪法与行政法教授朱芒在其微博中说,聚众属于街头市民行动,但“不要责怪律师们,这是多年维稳政治后的反弹”。

陈有西律师在谈及王全璋事件时说,10多年来,律师一碰类似案件就出事,好多律师都因为这类案件“被敏感受打压”。前十年中刑辩设禁区法外有法的错误做法应该结束了。

王全璋律师已经申请复议,并授权杨金柱、斯伟江律师作为其司法拘留复议案代理人。朱芒认为,复议程序的启动是将此事纳入法律中去讨论,是将所有的争议转化为法律问题,从而推进制度发展,而非关闭或回避法庭大门催促市民行动。

4月3日,靖江市法院开庭审理被告人朱亚年涉嫌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案。北京市振邦律师事务所王全璋律师出庭为朱亚年做了无罪辩护。休庭后,王全璋被主审法官留置。

次日凌晨,王全璋因涉嫌扰乱法庭秩序被司法拘留十天。

之后,靖江市法院或通过官方网站或通过媒体回应称,庭审中,王全璋多次打断合议庭成员及公诉人的讯问,王全璋还用手机拍摄、录音,并拒绝提供手机开机密码。靖江法院认为,王全璋的行为违反法庭秩序,情节严重,依据最高法院关于适用《刑诉法》的解释第250条,决定对其司法拘留。

4月6日凌晨,靖江法院官方网站刊登消息称,鉴于拘留已起到惩戒作用,继续拘留已无必要,故决定对王全璋提前解除拘留。

《刑事诉讼法》第194条规定,庭审中,如诉讼参与人或者旁听人员违反法庭秩序,审判长应当警告制止。对不听制止的,可以强行带出法庭;情节严重的,处以1000元以下的罚款或者15日以下的拘留。

被告人的女儿朱丹曾对财新记者说,开庭前靖江市看守所领导与靖江市法院法官曾几次奉劝她解聘北京律师,让本地律师介入辩护。■

推荐 4